• 素简小城,琳琅月光。重逢如昔,来日方长。请不必害怕,岁月会让你遇见更好的人。欢迎 点击加入电台听友群。
  • 重新定义生活方式,让每一刻陪伴更加温暖。Ctrl+D 快速收藏本站点。推荐使用火狐或者谷歌等主流浏览器访问本站。
  • 官网黄金广告位持续招商中,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详情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我们愿以最初的心走最远的路。

你愿意和我一起吗?不行我再想办法

今日发布 故荒 4417次浏览 已收录 扫描二维码

b0ovNXBsWWk3b3JZdStjTTlkVXRlRGwrQzJBb243Zi9JVWZlN3VkL2p6QXdyQkd6dTVFUEV3PT0



作者:程沙柳

主播:何夕


我是一个性格孤僻的人,即使在KTV那么喧嚣的环境下也能坐得住,一个人找个角落窝着,安静地喝酒玩手机。宁宁来北京后,我发现她和我也有一样的习惯。

我戴着耳机正津津有味地看《偷自行车的人》,宁宁突然凑了过来,我抬起头看她,她用唇语问我:“这么吵闹,你也看得下去?”我也用唇语回复她:“他们经常这样,我都习惯了。”

我看了看周围拿着话筒身子乱颤的几个男人,夺过阿语的话筒:“怎么都没有人邀请宁宁一起唱歌?她才来北京,把她撇到一边好意思吗?”柯城拿起话筒回复我:“她说今天不舒服,不想唱歌。”

声音很大,宁宁听得很清楚,她抬起头看了看我们,又把头埋下去继续看手机。然后,几个男人又开始身子乱颤。

我走过去想和宁宁一起说话,低头才发现她正在看的东西是《英国病人》。

在那个一无是处却总又觉得自己最拽的年纪,我们几个兄弟聚集到一起建立了一个QQ群,叫“专捉花骨朵的狼群”,每天有事没事都会在里面吹几句牛,侃一下天说一下地,一副地球缺了我们就转不开的欠揍模样。

宁宁就是这个时候出现在我们面前的。

其实我们谁也没有想到,一个女孩子会主动加入我们这样的一个群,我们也更没有想到,这个宛如空降的姑娘会在今后的日子里带给我们那么多的羁绊。

就在我们打算好好调戏一番之时,这个空降的姑娘发了一张图,就差点让我们这群随时都想装逼的男人的心融化掉了。

那张图是一个孩子喂小猫的照片,小猫在吃东西,孩子在抚摸小猫的毛发。

嗯,很可爱,很治愈。

然后,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几个从来都不好好说话的男人开始正儿八经的和这个新来的姑娘聊天了,并自我介绍外加各种说其他人的坏话。

渐渐地,群里的聊天内容不再是天南地北,宁宁成了话题的中心。

二胖说:“宁宁,我家卖别墅的,来我这,我送你一套最漂亮的。”

阿语说:“宁宁,新疆的葡萄最好吃,你不是最喜欢吃甜的吗?”

柯城说:“宁宁,来春城吧,带你玩,玩腻了再带你一路骑到拉萨去。”

唐老鸭说:“宁宁,知道中国哪里的山最美吗?是贵州!知道中国哪里的水最漂亮吗?是贵州!来吧来吧!”

王陈说:“宁宁,我带你看世界上最纯洁的雪,让我接你来大东北吧。”

五个男人说了一大通,宁宁一句话都没有说,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准备救场。我说:“我最大的梦想是学会做一百道菜,然后开一家餐厅,名字就叫一百道菜,你愿意和我一起打理吗?”

万万没想到,宁宁居然回复我说:“好呀。”

接着,我就看到了大男人最小心眼的一面,就因为宁宁的这一句话,这五个大男人就足足有半个小时没有理我。

为了追求梦想,我们这几个不可一世的人潇洒地离开了家乡,冲到了北京,租了一个大房子,每天组队刷副本玩穿越火线煮火锅喝酒。

期末考试结束了的宁宁出现在了群里,一上来就是一个致命三问:“你们的工作咋样了?有按时吃饭好好照顾自己吗?打算长期在那发展吗?”

一群人相互看了看,马上扔掉手里的键盘和鼠标,洗衣服的洗衣服,做清洁的做清洁,仅一个礼拜的时间,一直说没有用人单位要的男人们也找到了还算不错的工作。

宁宁那个致命三问还有最后一句:“我打算找个时间去北京玩儿,你们准备怎么招待我啊?”

宁宁的这个“找个时间”也找得真挺久的,两年后才找到。

当在机场见到她的一刻,我们所有人都惊呆了,宁宁真是名副其实的女神,她的那种女性气质深入骨髓,即使丢到雾霾里,也能绽放光芒。

屋子里早就准备好了一大桌子宁宁爱吃的,她一边吃一边笑着看着围在她周围的男人们,用询问的语气说:“谁的厨艺这么好?”大家七嘴八舌地说道:“当然是我啊!”

我站在一旁,有些不置可否。

第二天,我刚起床就看到了这一群心思细腻的男人准备的早餐,它们摆满了一桌子,看起来是那么诱人和有爱心。

宁宁吃完饭后对我们说:“我一会儿就得出门去上班了,今天办入职,不能太晚。”

唐老鸭摸了摸头说:“刚来就去上班,先玩几天再说呗,有我……们几个大男人在,你还怕饿着啊?”

宁宁擦了擦嘴巴:“都答应过的事情怎么能反悔呢!你们也快吃完吧,早点去上班。”

宁宁从我旁边路过的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抬起头看她,她意味深长地冲我笑了笑。

如果说我们的房子是一座城堡的话,那宁宁当之无愧是公主,至于王子,不好意思,没有。我们都是她的保镖和侍卫。

不管多晚或者多早,只要宁宁下班一回到家,桌子上都一堆丰盛可口的晚餐在等着她。因为太钻研,几个人都成为了能掌勺的小厨师了,做出来的饭菜不比餐厅里的差。

宁宁一边吃饭一边和我说话:“你不是以后要开餐厅吗?菜应该做得很好吧?今天你做了啥菜?”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两声,嘿嘿了几下,想搪塞过去。二胖接过了话头:“没做饭没关系,今晚的碗筷什么的你都包了吧?”

嗯,那晚我很不爽。

某天,暴雨从早晨一直下到了晚上,一大家子男人围着一桌子菜团团转。已经九点多了,宁宁还没有回来,电话也打不通。始终处于关机状态。我们一群人心急如焚,冲到楼下准备分散去找她的时候,看到了一辆白色的宝马车。

宝马缓缓驶来,开门,宁宁从副驾驶走了出来,高富帅司机也走了出来。他们相互拥抱,浅吻,告别。

月光从树叶的缝隙中照射下来,地上有很多模糊的不规则的碎片,像碎了一地的心。

似乎所有的故事都是那样,最后,一群人拼命想要保护闻都舍不得闻的一朵鲜花却插在了一坨牛粪上。

大家眼神复杂地看着我,好像我失去了什么东西。

柯城说:“你为她做了那么多顿饭,你比我们谁都在意他,可你也比我们谁都内敛,你该站出来了。”

唐老鸭也说:“去表白吧。”

我突然像疯子一般跳了起来:“和我有什么关系,谁爱去谁去!”

宁宁刚走出公司大门,就遇到了单膝跪地的二胖,他穿着正装,手里拿着鲜花和一个戒指盒。

宁宁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

二胖眼神诚恳,不容置疑:“我在计划一场旅行,时间很长,需要一辈子,你愿意和我一起吗?不行我再想办法。”

宁宁已经吓傻了,站在那,半天都没有动。

二胖继续告白:“时光那么漫长,如果你不愿意和我一起走,请让我陪你走,我会坚定地站在你身旁,比你的影子还忠诚。”

宁宁彻底懵了,她反应过来后周围已经聚集了一大帮人,很多人正在掏手机录视频。宁宁四处看了看,不知该如何是好,低声对二胖说了一声抱歉后就跑开了。

那天晚上陈胖去酒吧喝了一整晚的酒,他说:“爱情是个很奇怪的东西,从一而终还好,如果在开始的时候就出了意外,那这辈子就是陌生人了。”

第二天,陈胖收拾东西飞回了老家。

日子还是照常,只是房子里再没了欢笑,明明挤满了人,却显得异常冷冰冰。

我经历过不少人情事故,也看过很多悲欢离合的故事,我知道这样的局面预示着什么。

没错,离别。

阿语和柯城在外面合租了一个房子,搬走了。唐老鸭重新找了一份工作,淡出了我们以前一起混的圈子。王陈去一家互联网公司当产品经理去了。

最后,宁宁也走了,她没有告诉我她去哪里,也没有说后会有期和后会无期。

就剩我一个人了。

我煮了份火锅,动了两下筷子就吃不下去了。难受得流出了眼里,然后开始大哭。家里就我一个人,不用担心被笑话。

我换了一个小一点的房子,开始好好的工作和生活。不上班的日子就在家里写剧本煮火锅。日子安静如止水。

直到有一天门外想起了敲门声。我打开,很意外,是宁宁。

她直接就跨了进来,像主人一样自然地坐在沙发上,神情疲惫,眼睛黑肿。她说:“我要走了,回老家相亲。”

我突然紧张着急了起来:“为什么啊?”

宁宁微笑着看着我:“我想吃你做的饭。”

我低着头,生怕她看到我的眼泪。

我说:“没问题啊,你想吃什么都行,我都能做。”

她微笑:“你决定。”

几年前,我在一家酒店的后厨打工,期望能学会做一百道菜,然后开一家叫一百道菜的餐厅。当大家都在邀请宁宁去他们那里玩的时候,我发现,我能给她的只有这个未来。我说:“我最大的梦想是学会做一百道菜,然后开一家餐厅,名字就叫一百道菜,你愿意和我一起打理吗?”

见到她的第一面,我就知道,我的世界已经饱满了。

宁宁夹起一块水煮鱼正要往嘴里送的时候,我叫住了她,我想起了当初写进日记本里字,最后还被某个胖子盗用了,我说:“我在计划一场旅行,时间很长,需要一辈子,你愿意和我一起吗?不行我再想办法……”


城里月光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你愿意和我一起吗?不行我再想办法
喜欢 (22)or分享 (0)
故荒
关于作者:
有声之年,欣喜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