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素简小城,琳琅月光。重逢如昔,来日方长。请不必害怕,岁月会让你遇见更好的人。欢迎 点击加入电台听友群。
  • 重新定义生活方式,让每一刻陪伴更加温暖。Ctrl+D 快速收藏本站点。推荐使用火狐或者谷歌等主流浏览器访问本站。
  • 官网黄金广告位持续招商中,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详情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我们愿以最初的心走最远的路。

不是所有的结局,都会有一个好久不见

今日发布 故荒 3722次浏览 已收录 扫描二维码

SS标题-1



作者:墨书

主播:冉陌


谢谢那些年单纯而执着的静默,我很好,你也很好,愿以后我们各自安好。

【壹】

今晚,我们来说一个故事吧。

此时夜深人静,唯桌前一盏灯点点亮,风吹动窗帘,在月光泻下的大理石地面上投下斑斑印记,这时候我突然想起你,在走过了三年又三年的冬季,突然想起在岁月中模糊了面容只能用“你”来称呼的人。

我不知道在这样寒冷到没有一丝感情的夜晚,有多少人睁着眼睛到天明;也不知道那么多那么多的人如何面对无关风花雪月的感情。

我只想知道,在无梦的好眠夜,你们在盼着谁来入梦。

【贰】

接到Q小姐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影院看电影,名字听起来很有怀念感,叫《我的少女时代》,由于看的不是首映,来之前已经被各种影评洗脑,说是“一部将狗血剧情拉回大众视线的青春片”,尽管相比堕胎撕逼之类的疼痛青春,《少女时代》更像是普通女生的青春,简单却不平凡,但像我这种从小看遍言情小说的人,自然在一片笑声和哭声中把槽点吐了个遍,然后看着旁边的女生哭倒在男友怀里,我敢肯定,她想到的一定不是这个人,哪怕这个男生是她的初恋。

这个时候Q小姐解救了因为吐槽而有些疲累的我,这种默契的时机毕竟不多,于是,我抽出被朋友泪水侵蚀的手,毅然决然地走出影厅,然而,毫无痕迹地跳进了另一个火坑。

我穿着衬衫蹲在不算冷的走廊里,心里想着朋友会不会抱着我的呢子大衣丧心病狂地擦鼻涕,还没等到我否定这个想法,Q小姐已经在强奸我的耳朵了。

她在电话那头细细的抽泣,不说话,好像锯条反复在耳边摩擦。过了好长时间,久到我变化了好多个心情最终选择了一个平静的心态准备询问怎么了的时候,Q小姐说,我刚刚看完《我的少女时代》,突然想起中学的那个人。

我静默,等她继续说,随后的时间里,我听到风声,车鸣,不同人群的声音,然后我才听到Q小姐说,七罐啤酒。

我挂了电话,什么都没问。

大概是因为太熟悉,每次遇到问题,她千里迢迢打电话过来,说一些话,由理智决定听不听我说,不过只要她说啤酒,我就必须挂了电话,等她明天酒醒后决定要不要和我说今天的事情。

Q小姐就是这样一个女孩,柔软却骄傲。这些柔软送给你,请你不要嫌弃;当我无法维持骄傲的时候,也请你帮助我。

【叁】

我不知道七罐啤酒入喉的Q小姐会说出怎样的呢喃,这不是我该关心的问题。趁着电影还未散场,让我好好想想她和那个人的故事。

【肆】

十六岁的Q小姐上初二,青春年少,像其他少女一样活泼,爱笑,又像很多少年一样,正义,豁达,说起来年轻的Q小姐真是个可爱又让人不省心的孩子。她可以穿着棉布裙子和闺蜜玩耍,转眼也可以和其他班的女生打成一团。这样的Q小姐每天走在极端的两头,和知心的朋友极好极好,对讨厌的人连余光都吝啬送一个,于是身边的人也开始分成两派,玩得来和玩不来。

Q小姐自幼心宽,知心的人不多,定要好生珍惜,这般想着,对朋友越发好了,好到硬生生一个耳光刮在那些不讨喜的人脸上,也许Q小姐只是单纯的懒得理会,只是风言风语传多了,冲动的年轻人免不了一时冲动以武力解决,Q小姐从来不怕,你想打我就陪你打,我要是赢了你离我远远地,你赢了我们接着打,打到你输为止。你看你看,Q小姐小小的年纪就这般倔强,日后可怎么得了,不过,这日后就算是后话了,暂且不提。

这天刚下过雪,满眼白色刺眼又干净,北方的雪向来来势汹汹,时常下个一天一夜转而雪没脚踝。Q小姐带着手套和姐妹们打雪仗,一失手雪团打到了隔壁班的女生,Q小姐赶紧去道歉,是自己的错误她从来不吝啬态度,温温柔柔地说对不起,鞠躬360度。怎知那女生笑着说没关系,转而却伸手把矮她半头的Q小姐推到在地,结果可想而知,Q小姐怒了,于是磨刀霍霍向猪羊,经过不懈努力,终于从雪地打到办公室。

那时候办公室是课代表和坏学生才会去的地方,不是课代表的Q小姐数不清第几次推开办公室的门,等待班主任新一轮口水战。后来便被请了家长,Q小姐在心里暗暗咬牙,一定要抽个时间好好打回来。

不过这件事到最后也不了了之了,那个女生得罪了高年级的学姐被收拾的好惨,Q小姐小小的庆贺了一下后,有些同情那个女生。

之后的生活里Q小姐好像吃了炫迈一样,人品好到爆。除了成绩一直不高不低,居于中游,其他的事情都没按预期的发展,反而越来越好。有些不认识的高年级学姐会在下课的时候对Q小姐笑一笑,同学嬉闹的时候生怕会误伤她,与其种种。这种日子,Q小姐过的很开心,没人来找麻烦,她也没觉得无聊,毕竟还是个温和的孩子嘛。

就这样欢欢喜喜的过了两年,Q小姐毕业了,分数平平,毫无意外的升入本校的高中。初中玩得好的朋友有的去了别的学校有的还在本校,分别的感伤席卷过后新的生活开始了。

Q小姐数理化不好,暑假提前补习高中的课程,大概是夏天犯桃花的缘故,在来往补课班的路上,她频繁看到一个男孩子,这便是故事的男主角,我们称他为Y先生。Y先生高高瘦瘦,看起来很精神,还会对着她笑。十七八岁的女孩,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只是Q小姐每天奔波于各种学不懂的补习班,还要提心吊胆的祈祷今天小考不要不及格,自然注意不到暗藏的情愫,于是在日复一日的巧合下,依旧觉得能遇到的都是缘分,每次见面都回之一笑。

有些人像是命中注定的欢喜冤家,说是不打不相识也不为过,Q小姐补习班的同桌是曾打过仗的女生,坐在一起也会等老师转身在黑板写题时说一两句话。

有一次,女生在Q小姐坐定后看见Y先生的身影,问她认不认识那个人,Q小姐摇头说只是经常见,并不认识。

女生似乎说了句什么,Q小姐没听清,等到知晓时,早已物是人非。

很快Q小姐升入高中,成了为重点大学打好基础的成员之一。高中的Q小姐像是转了性,不见初中时代轻狂活泼,总是喜欢安安静静的呆在教室里,看看书做做卷子,偶尔和好友绕着操场一圈一圈的散步。

日子像往常一样,阳光时常有,阴雨天也不少,Q小姐像一阵风,冲破层层乌云,看到光芒万众。这样的Q小姐带着温和的光芒,她抱着书穿过走廊,有男生善意的招呼声;她在体育课崴了脚,有懂知识的女生小心的按摩。哦,对了,还有Y先生的笑容。

青春期的女生有一种莫名的神奇能力,她们能在第一秒嗅到暧昧的味道,并在第一时间用发达的人脉获得对方的准确消息,然后与好友分享。

Q小姐发现好友有这种能力的时候, Y先生刚好路过教室窗户和她晃了晃手。此时好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Q小姐逼到角落,目露凶光用腻死人的语气问东问西,空气中充满八卦和暧昧的味道。

Q小姐满脸无奈表示只是见过几面,根本没有交际。好友笑得阴森森,表示不信,一脸我就是不信你居然不知道他是谁你们之间根本不可能这么单纯的表情,Q小姐按下她张牙舞爪的手,一副等君细说的表情。

好友正襟危坐,侃侃而谈。

半个小时以后,好友喝光了最后一口水,用询问的目光暗示Q小姐,了解了吗知道了吗听完你觉得你们单纯的比白纸还白吗。

Q小姐摸了摸晕晕的头,点了点头。好友满意的微微一笑,孺子可教也。

呐,现在让我们简单的梳理一下半个小时的内容,以此加深对男主的印象。

Y先生,虽然在Q小姐初三的时候退学,也算是半个学长,除了一张脸清秀俊雅之外,唯剩打得一手好仗,人脉广,朋友多,几年前喜欢一个女孩,曾一怒为红颜,为女孩抱不平,顺便解决了大大小小的问题,然而女生并不知晓,他不说也不让别人说,以致现在没人知道他还喜不喜那个人。

按正理,故事到这里,女主应该思考几天后顿悟,于某天堵住男主,问其是不是喜欢自己,然后两个人欢欢喜喜的走到了一起。然而,我认识Q小姐并不是这样积极思考的女生,她懒得思考感情问题,懒得对八卦消息追求真实性,觉得与其这样浪费脑细胞不如做几道物理化死的干脆,所以,如果Y先生不说,Q小姐也许一辈子也不知道。

那么,故事到这里,真的可以快进了,以后的日子依旧平淡如初,Q小姐坚持不懈的和物理化斗争,还好文理分科,文科没了小怪兽,却还有一个打不死的大BOSS——数学,Q小姐又开始熬夜和数学孤军奋战,不死就爬起来再战;好友还是有一颗八卦的心,不过学校的新闻已经不能满足她上进的心,那些单身老师的暧昧、明星的绯闻,在她的语言滋润下,越发真实;Y先生呢,停留在原地不动,其实也是有改变的,还是从幕后到幕前的巨大改变,只是到了幕前就没有更大的跨越了,几年如一日的微笑,偶尔挥手。

故事到这里还没结尾,Q小姐高中毕业去了南方的小城念书,那里有她喜欢的古镇,有她喜欢的桂花,还有可以向我炫耀的美食。

而Y先生自此没了音讯,如果不是因为Q小姐参加了初中的同学聚会,我敢肯定这辈子都不会听到Y先生的名字。

自从毕了业,每年寒暑假都会有同学聚会,今天是初中聚会,明天是高中聚会,后天说不定是小学聚会。Q小姐离家远,学校放假又晚,经常错过聚会,今年的聚会是初中时玩的很好的朋友组织的,特地比平常晚了几天,Q小姐终于赶上了。

聚会嘛,通常先说说近况,说以后常联系,然后推杯换盏,酒过三巡后,酒量不好的人便有几分醉意,放不开的借着酒劲放开了,不能说的话大着舌头也就说了。

所以班里一个经常和校外人厮混的同学坐到Q小姐身边,对于他Q小姐是有印象的,在班级很少说话,初三的时候经常帮她倒垃圾。他似乎没喝多少,身上的酒味不重,Q小姐这种对味道极其敏感的人几乎闻不到。或许,是有些话要说吧,那些假装醉意才能说的话,Q小姐没戳破,听着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话,却清晰地听懂他的言外之意。

他说初中的时候Y先生喜欢Q小姐,知道她性子直爽,容易惹麻烦,便叫相识的朋友帮衬着,说她喜欢温和的人,你们对她好点,后来潜伏了两年,才开始有了交际,果真是个单纯的孩子,遇强则强遇弱则弱,人家对她笑她也笑,他总觉着这孩子好玩,呆萌呆萌的,呆的确是是呆,五年的时间,差不多大半个学校都知道Y先生喜欢她,只有她不知道,倒不是假装不知道,而是懒得想。

同学敬了她一杯酒,说,我原本不想和你说,可是想着这些年看他惦记一个人惦记了那么久,觉得你也该知道,不过都是以前的时候,那时候不懂事,只是我们都想知道他为什么不和你说呢。

为什么Y先生不和Q小姐说呢,她不知道。

为什么说那时候是不懂事呢,她也不知道。

Q小姐没说话,同学反倒安慰她,都是过去的事了,别放在心上。

吃过饭大家要去唱歌,Q小姐没去,那天晚上月光很亮,Q小姐路过高中,学校新换了很多设备,那扇Y先生路过的窗紧紧关着,窗旁的位置上坐着一个陌生的小姑娘,她偷偷望一眼窗外的少年,忽然打开窗户,接过温热的奶茶。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Q小姐很想哭,她也这样做了,于是,我第一次拥着她的柔软,听完了这个在少女时代近乎狗血的故事,而她声音喑哑。

【伍】

回忆真是一件费神的事情,喝完了整杯的果汁,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走进影厅,我想穿着大衣暖暖和和的等待电影结束然后回寝室好好睡一觉,怎想坐到位置的时候,朋友说我错过了好多,尽管剧情老套的像八点档的连续剧,可是青春不就是过来人的狗血,年轻人的感情吗。

可不就是这样吗。

过来人的狗血,年轻人的感情。

这时候,旁边的女生激动的拍着我的手说,徐太宇和林真心相见了,我抬头,果真,时隔多年后,他们战胜了所有的不可能终于相逢,而日后的生活终将有新的开始。

全剧终。

《我的少女时代》结束了,有缘的人终将相逢,无缘的人散落天涯,愿有人爱你始终如初。

出了影厅,有女生同身边的好友说,如果我和林真心一样,那有多好。

如果,我和,林真心,一样,那有,多好。

如果我们和她一样,在青春年少时品味过这样的情感,在出外打拼后还能遇到最初心动的人,固然是好。可是,我们都不是林真心,也没有一个徐太宇。

所以我们只能是自己。

我想,这俗套的电影之所以可以让人同它哭同它笑,不是因为我们有相同的经历,而是我们看到了自己的青春。

还记得Q小姐在最后问我,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大概Q小姐是有些喜欢Y先生的吧,那时不知晓,现在必然猜到一二,不然不会在别人的故事里哭到哽咽。

为什么不说呢?

有很多理由的吧,我想,最重要的是,如果注定只能陪你一程,那么我宁愿用沉默封缄(jian 1)所有情感,你不必知晓其中辛苦,惟愿用我一己之力护你暂得安逸。

也许Q小姐还想问,为什么说那时不懂事,别记挂了呢。只是她没开口,又或许,已经明白其中深意。

大概是怕成了你的负担,我情我愿是我的事情,我乐在其中,你不必烦忧,时过境迁,我仍望你安好。

【陆】

出了影院,冷风刮在脸上,刺得眼睛的生疼,我闭着眼睛有泪涌出,朋友递来纸巾,我接住,毫无预兆的想起那年夏天浅蓝色的手帕,那时天蓝水清,我们还年轻。

有那么一刹那,我几乎想再去看一遍《我的少女时代》,仔仔细细的看一遍,来祭奠我们还来不及珍惜就已逝去的青春。

终究没有这样做,风真是太大了,朋友拉着我的手,叫了出租车。

【柒】

此时夜深人静,我光着脚踩着大理石地面上的月光,听着耳机里男声温柔地哼唱,那么突然的想起你,在走过了三年又三年的冬季,突然想起在岁月中模糊了面容只能用“你”来称呼的人。不过这是另一个故事了,有机会再说给你们听吧。

最后的最后,还是要谢谢那些年单纯而执着的静默,我很好,你很好,能相逢也很好,如果不能,愿以后我们各自安好。

晚安。

在这深夜,你做着什么样的梦,你梦见他了吗。


城里月光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不是所有的结局,都会有一个好久不见
喜欢 (8)or分享 (0)
故荒
关于作者:
有声之年,欣喜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