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素简小城,琳琅月光。重逢如昔,来日方长。请不必害怕,岁月会让你遇见更好的人。欢迎 点击加入电台听友群。
  • 重新定义生活方式,让每一刻陪伴更加温暖。Ctrl+D 快速收藏本站点。推荐使用火狐或者谷歌等主流浏览器访问本站。
  • 官网黄金广告位持续招商中,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详情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我们愿以最初的心走最远的路。

或卑微得像只蟑螂,或坚毅地活成小强

今日发布 故荒 4年前 (2015-11-11) 2568次浏览 已收录 扫描二维码

Qmp4RVlWYnF4V3EvaVpjQUxrUW82RW1XNVhiU05jMm1oTERRcTNuZHo1TllNTXF0d0ZlVGV3PT0



作者:老丑

主播:唐央


毕业第一年秋,经朋友介绍,我在昌平租下了一个单间。

房间20平米左右,虽然窗户一面挨墙不透光,但一个人住足够宽敞;房租每月900,算上水电一千出头,不通过中介,直接交钱给房东。

定下来的时候,我还得意了好半天:都说北京房价贵,谁知这地方竟是桃花源。

这样的想法,只停留在搬家之前和搬家之间。搬来后第二天发现,一到夜里十一二点,房子楼上准会敲敲打打弄出动静,声音大得不让人睡觉。

熬过一夜,第三天交房租的时候,我顺嘴问了一下房东大爷,大爷告诉我说,住我楼上的人家,是开淘宝的,具体干什么他不知道。

我刚想进一步跟大爷抱怨一番,大爷似乎得知了我的意图,竟抢先一步提醒我,尽管楼上的卖什么他不知道,但楼上作息很不规律早有耳闻,所以假如他家不小心吵到了我,让我多担待。

很明显,房东大爷已经把话挑明:一来我事先提醒你,你感恩即是;二来你们房客的事情,我们不掺和。既然如此,尴尬地谢过大爷,我只能自己想办法。

一开始按照同事的攻略,我特意早起,顺楼上门缝夹了张纸条。纸条上清清楚楚,算上标点写满十四个大字:楼下夜里睡觉,烦请楼上勿扰。

觉得意思挺妥当,但不知是字条误被当小广告撕掉,还是楼上的主人看不明白,或者嫌我字丑,反正送纸条当天,楼上的半夜声响继续,「声声不息」。

实在睡不着觉,那些天我把脑袋蒙在被子里,结果要么晚上被憋醒,要么第二天醒来口干舌燥。一个半小时地铁征程以后,来到公司,整个人瘫成一团泥,中午别人吃饭我补觉。

又强挺了将近半个月,实在熬不住了,没办法我态度委婉,半夜十二点多穿上秋衣秋裤,趿拉一双破拖鞋,一副不用装就很狼狈的样子,缓步上楼,敲响楼上的房门。

门其实没关,透过门缝能看见里面一男一女,女的躺在床上,男的光着膀子站在一个机器旁。听到敲门声,男的放下手头的工作,顺着声音出来,边走边问:「谁啊?」

我装作刚被吵醒的样子,揉了揉眼睛回答他:「哦,是我,楼下的住户。」

说完这句,他已经掀开薄门帘,抬头扫了我一眼说:「楼下的?换人了?」

「嗯,前两天搬过来的。」我继续一副很可怜的样子,低声下气地说:「哥们儿,duang、duang、duang的动静儿是不你们家弄的?麻烦您能不能小点声?根本睡不着觉,我明天还得上班。」

男的刚想开口,女的突然从床上蹦了起来,跟我一样操着东北口音说:「你听差了,不是我们弄的。」男的回头看了看她,啪地一声把门关上。

想不到对方狡辩,委婉的尝试宣告失败。

我缓慢抬步下楼,刚走到三楼半,听见楼上传来一阵幸灾乐祸的笑声。

隔了两三天,实在咽不下这口气,闷了两口酒,我径直跑上楼,门没敲就冲着房里大喊:「能小点声不?!」

我喊的第二句是:「天天敲敲敲的,没完没了了还!?」

第三句我又往回收敛一点,但音量没调:「都一个楼里住的,相互照应点不行么?」

三句喊话,每句之间隔了4、5秒钟,看楼上没有反应,我才决定喊下一句的。

刚想喊第四句,楼上的没出来应,楼上对门的倒是出来了,斜眼瞪着我,提着满口的北京腔说:「一天到晚的,瞎吵吵什么呀?能住住,不能住滚蛋!」

没看清他长什么模样,只听见「滚蛋」两个字,我便头也不回,灰溜溜地一口气跑下楼。

回到家关上门,我才反应过来:麻痹,老子白喝了那两口二锅头。

但来不及了。人穷的日子,即便你再占理,争辩也是没什么底气的,一只蚂蚁都不怕你。

老实说,当时我不是没想过搬家,但一找房东大爷,大爷告诉我实话,说你这房子之所以这么便宜,就因为楼上的动静大,前后几家都被吵走了;想要好的房子他这也有,一个月一千二,算是这片的最低价。

我问他为什么不赶他们出去。

大爷无奈地摇摇头,说:「人家给得多,你怎么好意思赶人家走。」

我问他为什么不让他们住在楼下。

大爷差点笑出声来:「楼下我这就你加上旁边这两间,楼上三间合起来七十多平,全是人家租的。小伙子,你想让人家一个楼上、一个楼下啊?」

真是财大气粗,很可能那天出来喊的,正是他们的生意合伙人。

可再看我的工资,一个月三千不到,吃喝、应酬、网费、电话费等等将近两千,去了一千多的房租,每个月一分不剩。真不清楚,一旦租了一千二的房子,自己该怎么过。

一分钱憋倒英雄好汉,如今三百块钱,逼败了一枚落魄书生。

好汉可以落草为寇,劫富济贫;书生只能委曲求全,忍气吞声。

在地铁口小摊,我索性买了十块钱一副的耳塞,又在MP3里放了几首催眠录音,夜里按照提示渐渐入睡。第二天醒来,戴了整夜耳塞的耳朵,一片红肿,疼痒难耐。

后来隔壁的没忍住,决定搬走。可刚搬出去第二天,另一个小白领带着女友,紧接着就搬了进来。

趴在门缝,我偷听到房东大爷和那人的对话,和之前说给我的,一模一样,残酷而真实。

人生有许多难关,没有人可以帮到你,常常只能自己慢慢熬;捱过去你就赢了,抵不住你就输了。

像这样的日子,我过了两年零九十三天。最后楼下住户换了三波,楼上的最后搬走,我都没有离开。我心里清楚,搬走了,很可能我要露宿街头。

那段岁月,的确缺钱。

缺钱的时候,人可以卑微得像只蟑螂,也可以坚毅地活成「小强」。

没钱的日子为钱奋斗,我觉得这个理由并不可耻。


城里月光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或卑微得像只蟑螂,或坚毅地活成小强
喜欢 (5)
[]
分享 (0)
故荒
关于作者:
有声之年,欣喜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