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素简小城,琳琅月光。重逢如昔,来日方长。请不必害怕,岁月会让你遇见更好的人。欢迎 点击加入电台听友群。
  • 重新定义生活方式,让每一刻陪伴更加温暖。Ctrl+D 快速收藏本站点。推荐使用火狐或者谷歌等主流浏览器访问本站。
  • 官网黄金广告位持续招商中,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详情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我们愿以最初的心走最远的路。

朴树:穿过我们生命的一树风

音乐传奇 夏夏 2822次浏览 已收录 扫描二维码

1141858_1321799584484n



主播:阿呆

策划:故荒


朴树:穿过我们生命的一树风

总想写点关于这个季节,璀璨如向日葵的花盘。记得在某个多愁善感的年月,听一首歌,有墨绿色封皮的磁带,油画一般的色彩,仿佛风化在流年中的记忆。我记得上面有那么一句话,在阳光下,献给你,我最好的年华。那年,我刚经历中考。

年少时候订阅了诸多类似《少年文艺》的期刊,里面的好文章总会不断地提到朴树这样的文艺青年。但凡有描写女生闺蜜故事的文章,十有八九会提到《那些花儿》;但凡有讲到校园故事和青春成长的文章,必然会用《生如夏花》来做题眼;而描写到老一辈的革命历史,也往往会借《白桦林》来唏嘘不已等等……朴树这个名字在每一个大街小巷都不算是陌生,他的歌曲足可以称得上,让每个年龄段的人都能沉淀下一股属于自己的共通记忆。

朴树,一个没有烟火气的歌手。一个只出过两张专辑,且十年来不在幕前的歌手,依然身处一线,说起来真是个奇迹。也正因为他的某些特质,所以他离开的越久,就越让人想念。

从人们视线里消失的这几年,有人说他离开了“平平坦坦的大陆”,他在进行自己的流浪;有人说他把自己关起来,抄抄经文采采风,却无论如何都没有等来那个与期待他的歌迷平和相对的状态。却没有人忘记他和他的歌。他,和我们,都在这一场等待中。这种关系带着默契和温暖,其中隐藏着我们的相信。在手忙脚乱、面无表情的匆忙世界里,无论是十年还是更久,都足够轻易改变一幢失落老房子的命运、一段铁路的轨迹、一段最有限的青春。时间它有多疯狂,朴树和我们似乎从来不做声,不轻易承诺,不言再见。

在不熟悉朴树的人眼里,朴树应该是个怪物——从第一张专辑到第二张专辑间隔长达5年,从第二张专辑到最新的一首单曲又花了整整10年的时间,任娱乐圈里哪一个歌手,都不会像他这般“磨蹭”;在熟悉朴树的人眼里,他同样是个怪物——不是怪在他的性格,不是怪在他的音乐,而是怪在他的执着,对一种充满着艺术与美的生活憧憬的执着,对做音乐的纯粹性的执着,对做自我、满足自我的执着。

在朴树自己心里,15年前做第一张专辑时他就说过:希望别人是了解他的,希望能够打动那些有感情和独立思考的人,让他们接收到自己散播出去的信号。朴树这15年间发的歌曲数量掰着手指就能数得过来,但或许接收到他信号的人,远比他想象的要多得多。

时间继续在走,我们听朴树的歌里有很多的夜晚,花儿,树木,风,远方和旅途。他在不断的和自己对话,以及对生命的思考。而我们也随着他的歌长大,在成长的迷失中找寻方向。一直在等朴树的归来,对他的期盼甚至已经变成心愿。

想起你的那句话:在蓝天下,献给你,我最好的年华。而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感谢你。

还记得那年听你唱生如夏花,一转眼十年已过,你说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这是一个让你又爱又恨的世界,它灿烂绚丽却又布满荆棘,转瞬即逝。那片白桦林,依然有无谓的鸟儿刺破蓝天。未来的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可她们在哪里呀。

等了12年,那个带着羞怯的忧郁少年和短发善笑的男人终于一齐向我们走来,唱歌,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他,他不在江湖,江湖却一直在等他。


城里月光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朴树:穿过我们生命的一树风
喜欢 (4)or分享 (0)
夏夏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