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素简小城,琳琅月光。重逢如昔,来日方长。请不必害怕,岁月会让你遇见更好的人。欢迎 点击加入电台听友群。
  • 重新定义生活方式,让每一刻陪伴更加温暖。Ctrl+D 快速收藏本站点。推荐使用火狐或者谷歌等主流浏览器访问本站。
  • 官网黄金广告位持续招商中,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详情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我们愿以最初的心走最远的路。

原来我非不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

今日发布 木泽 3362次浏览 已收录 扫描二维码

6597682194633247883



作者:悦悦

主播:佳男


我热爱林间的一草一木,怜惜逢春的鸟语花香,却始终也等不到你来爱我。

岁月长,衣衫薄,你或在生,或已死,无论在什么角落,我是否可以不再假设你会在身旁了。如他再说,我也可畅游异国,再寻寄托了。

爱情的忧伤与绝望终于都变成了这个模样,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提到这个时刻,我们的心都是这样缺了一块吧。如若这么不完整,是不是就再也快乐不起来了呢?如果悲伤可以像鲜花一样盛放,那我们的心是不是都有了自己的一座后花园呢。

林夕说过:“悲哀的后遗症,以致打后的欢愉都得小心翼翼,乐而忘返的日子一去不返,再也没有投入的资格。”

之前的我一直很浮躁,没有平静的时候,天气湿热得厉害,蜷在家里久不出门的人只能像湿抹布一样瘫软地平躺在沙发上。这种倦怠的感觉一直持续到今早就结束了,一觉醒来之后竟有了些许凉意,立秋、处暑也都过去了,暑假的日子像排着队一个个朝我走来的彩虹糖,待我吃下后,化作我浑身的力量,本应该是这样的,我却俞发累得紧。

一个人的时候应该是闲的自在的感觉 ,人生既可以为了一个简单的目标而拼了命的去努力,也可以不去想太多诉求和愿望,赚到了钱就挥霍精光,穷到末路时便浪荡街头,没有回忆,也不担忧未来。不会觉得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回家会很孤单,不会忧虑如果某天回忆起了过往的曾经便沉溺到不可自拔。

可是,总归还是会有人来创造这些回忆的,好的,坏的。不是寻常的快乐,自然也是非凡的悲伤。

你像得了躁虑症一样,担心他天凉是否加衣,天热是否避暑,一日三餐是否吃的尚好,每日的心情是不是很好。在这个无情的世界了曾有了这样的一份寄托,一份朝思暮想的牵挂。不论天涯抑或是海角,我们都有了这份慰藉,但往往爱情的甜美和绝望都是一样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失去了躁虑症之后,每每人潮中出入,便觉得头重脚轻吧。

愿赠予他琼浆的时候,还来的可能只有泪光。像林夕的爱情,纠缠绵长的太久,换来的却只有一句对不起。原来我不快乐,晴天的时候心下雨,下雨的时候心不晴;原来我不快乐,看书的时候发着呆,听歌的时候看着书;原来我不快乐,不管你在或不在,不管有没有谁或要取代你,不管明天是不是世界末日,又或是新世纪的第一天,我都觉得不快乐,因为我仍旧心忧着你天凉的时候是否加衣,天热的时候是否避暑,一日的三餐是否吃的尚好。

可是,我是固然地热爱着一切的啊,热爱着你赠与我的乐与悲,热爱着林间的一草一木,热爱着逢春的鸟语花香,即便,无论如何也等不到你来爱我了。

林夕曾说:“不入过地狱,又怎懂得保护自己的必要与窍门,我对爱的执着现已化为自爱兼爱了,善感而不多愁,他若不信,我便打死他好了。”写得出做不出,能医不自医,就是说他吧。回顾教人惭愧,你若不来爱我,我就来爱自己好了。

阳台上常驻的仙人掌又开了一朵花,大约我也是记不得它的上一次盛开是什么时候了,只是在这个湿热的不得了的季节里如此盛开,竟让我怜惜不已,这种感觉像极了年末入冬前的某个清晨,迷路的一只家雀儿落在了凌乱的花盆上,啄食着土里的杂物。总是记忘不了这种感觉。也许,你的离开只是带走了我心的一部分,那一部分它纵使是死也无法再次悲伤着你的悲伤了,但是,我心依旧,依旧要珍惜这尚有的一部分了。快乐的定义一定不是你还在不在我身旁,还爱不爱我,或者,我还在不在你身旁,爱不爱你所能决定的了,虽然我不知它真正的定义,但是对于我来说,一定不是这些了。悲由心生,乐也由心生。人人都说哀莫大于心已死,至少,在我看来,凡是能由时间痊愈的,心,都还在,凡是当我驻足在一草一木之间时,我都发现了,我的心没有死。如此看来,大抵它也只是缺了一块吧。

如林夕的这首歌写道:”原来我非不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似怀缅又似要忘记,似励志,又似自艾。

林夕曾在报章专栏中说道:“我写过最悲伤的歌词就是这句了,写《再见二丁目》的时候衷心觉得,即使原来自己在众人眼中本该快乐,遗憾在,当事人无知无觉,那对于快乐还有什么希望可言。”可是,未知苦焉知乐,你的毅然决绝大概是一种偏执,一种酷爱,一种无法忘怀的心灵感受。我若要想找到快乐,解决了离开你的痛苦就好。学会忘记,学会在疼痛到无法自已的时候释怀,风景不转心境转,快乐也就离我们不远了。

执着的我仍然热爱着生命给我的一切,给予我欢笑,给予我悲伤,给予我你此生最美的容颜,也给予了我你再也不会回头的背影,当我渴求着我什么也不说,也有人明白我的时候,你翩翩走来,不论多大的风和雨,我都会决绝地去接你,现在你要离开了,我不送你了。他们都说,缘分是本书,翻的不经意会错过,读得太认真会流泪。我假装着自己不知道,假装着自己很快乐,路过人潮人海时我告诫自己,就算今天我看过了四十四次日落,或者是四百四十次日落,你都不会来了。

爱情终究变成了这个模样,我的一切不会因你而改变了。

岁月长,衣衫薄,你或在生,或已死,无论在什么角落,我再不假设你是否会在身旁了。如他再说,我也可畅游异国,再寻寄托了。

原来我非不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


城里月光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原来我非不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
喜欢 (11)or分享 (0)
木泽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