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素简小城,琳琅月光。重逢如昔,来日方长。请不必害怕,岁月会让你遇见更好的人。欢迎 点击加入电台听友群。
  • 重新定义生活方式,让每一刻陪伴更加温暖。Ctrl+D 快速收藏本站点。推荐使用火狐或者谷歌等主流浏览器访问本站。
  • 官网黄金广告位持续招商中,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详情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我们愿以最初的心走最远的路。

你要相信,这个世界总有一人为你而生

今日发布 木泽 4年前 (2015-09-04) 1723次浏览 已收录 扫描二维码

6597225897308336652



作者:戴日强

主播:唐央


前几天接到中学死党老鸟的电话,他非常炫耀地喊着哥要结婚了。

我停顿了下,然后非常冷静地问:新娘是男是女?

随后耳边传来一阵大骂!

老鸟是在足球场上结识,犹记得当时他穿着白T恤、白色球裤,长长的刘洋盖在黑色镜框上,消瘦的身子在球场奔跑着,肆意地“踩着单车”、过人如麻,那意气风发的样子,就跟一只瘦皮猴似的。

踢完球后我们一伙人常常翘课泡宿舍洗澡,洗完后老鸟经常光着上身抽着烟,那时候老鸟又交了一个女朋友,一边直播着他泡妞的岛国片,结束后开始唱汪峰的歌。那时候汪峰还是一个不爱上头条的文艺好青年,我们从《怒放的生命》到《美丽实世界的孤儿》,越唱越大声,直到宿管老师举着拖鞋踹开门朝我们大喊着:你们唱得太棒了,求签名!

哈,宿管老师不能那么矫情,他原话是:老鸟,你能不能靠谱点,你女朋友在宿舍楼下哭闹,你想拉屎让我给你擦屁股吗?

听到这我们都傻眼,冲出去一看,果然!

原来他们这两天吵架闹分手,我和老鸟下楼去劝女友,先是哄回宿舍。然后老鸟好言软语相劝,起初她还不乐意,后来聊着聊着两人便接吻起来。再后来不吃巧克力的我就主动出来关好门。

时至今日,姑娘学创始人宋骚君同学跟我说,跟女友吵架最好的和好方式就是推倒。

原来这才是真理。

那时候我跟老鸟约好一起学吉他组建乐队,时至今日,这个小小梦想竟是那么遥不可及。后来大学回家的时候我去老鸟在丰州开的鞋店里,他拉着我到他后面的仓库里,然后掏出一把吉他弹了一首,然后把吉他递给我问:你学会了吗?

我点了点头接了过来,然后弹了一首歌,他按下了MP3,我们开始合唱起来。

烧烤鸡翅膀,我喜欢吃。

可是你老娘说你快升天。

越快升天就越应该拼命吃。

如果现在不吃将来就没机会在吃……

毅是我中学时代睡同一张床最多的死党,当然后来宋小君打破了这个记录,直到现在,骚君来北京的每一个夜晚我见到他都有种想吐的赶脚,特么真是睡够了。

毅的本名很土,于是我跟黑包查阅了《古文观止》、《红楼梦》、《肉蒲团》……给他取了一个非常好听的雅号,叫——屎货。

从此以后他声名远播,连班主任上课没注意也说:屎货起来回答问题。

还有一回我打电话到他家,他妈妈接电话,我一不小心问:屎货在家吗?说完我马上知道惨了,没想到可爱的阿姨马上喊着:你等等,屎货,小强找。那时我就醉了。

我们共同的爱好还是足球,那个时候小贝还是猛男,舍普琴科外号叫核弹头,小罗笑起来的时候两颗大门牙跟墓碑似的。

周末的时候我常常骑着自行车去他家看球玩电脑,那个时候QQ流行升月亮太阳,我们先挂好QQ然后打FIFA,时不时黑包会过来捣蛋,鉴于三个人没法玩一台电脑,于是我们很快发挥中国人民的智慧,赶紧电话某人,四人一起搓麻将。那时候我暗恋着那人,打麻将的我经常偷偷看她一眼,那时候她嘴角扬起的笑容很美丽、很遥远。

大学时,屎货让我看某人的QQ空间,那是一篇很长的日记,说她交往了那么多男朋友越发觉得自己孤单,如果再回到中学时代,她一定会慎重选择,而这个男友的名字叫——戴日强。那时候看到这三个字,我有种想哭却哭不出来的感觉。

去年屎货结婚,我问你什么时候痛戒左手收山不干了?

他说,TMD,那天喝醉了,忘记带装备了。

虽然是奉子成婚但屎货依然开心说自己要当爸爸了。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还是一个孩子,但是听到屎货说要当爸爸的时候我忽然发现自己长大了,忽然发现中学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每次过年回家,我们一伙人都会在屎货家里聚会,很多时候我在想,能否有一天,周末,我穿着蓝色条纹的校服骑着那辆黄色的破旧自行车,屁颠屁颠跑屎货家里跟他抢电脑,然后黑包来了我们又打电话叫来某人,然后四人一起搓麻将,在胡牌的时候我大喊对她说:姑娘,做我女朋友吧!

然而时光并不会倒流,错过的话永远也开不了口。

元宝是因为诗歌认识的,高中的时候我们还只写诗歌不泡妞的好同学。当然,主要是姑娘们都不喜欢诗歌。我们经常花一整个晚上一起讨论诗歌,然后每写好一首诗就相互交流。

除了诗歌,元宝最喜欢的是篮球,他的身材很好,腹肌和人鱼线格外清晰,有一天一个女生问涂门街怎么走,元宝说第几个路口怎么拐那女生还是听不明白,元宝直接撩起衣服,把八块腹肌当地图,交叉的腹肌线就是十字路口,当他手指着第四个路口最下面的位置时,女生懂了。后来女生成为了元宝第一任女朋友,很快也看到了元宝的第五个路口。

尝到甜头后,元宝整天秀他的各种路口,我经常看着他光着上身在夕阳下的篮球场上打球,他运球技术很好,投篮命中率很高,而且跳起来的姿势特别优美,把高大生猛的身体全展现出来,就跟一头大傻逼猩猩似的。

当时想,上帝真特么不公平,为什么有腹肌的就好泡妞呢?后来懂了“姑娘学”后才明白,姑娘根本不在意腹肌,灯关了谁都一样,姑娘都是颜性恋者,发现这个秘密后我心理就平衡了……

鉴于每次交流诗歌都是元宝、院长,我们这几个爷们,为了防止我们性取向发生变化,为了延续人类的文明,院长马上提议引进学妹资源,于是我们很快重组学校的文学社,不过由于学业压力聚少散多,最后,学妹们都很不幸并没中我们的魔抓,而元宝中间为了给大家组织活动多次爽约也非常光荣地跟女朋友分手。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后来的大学,我跟宋小君、张轩洋在山东举办了高校文学友谊节。

我们在鲁大的眼镜池里谋划起兵,一开始大家还比较没信心,我赶紧说:男女生宿舍联谊活动是以宿舍为单位泡妞;班级联谊会是以班级为单位泡妞;那么文学友谊节呢?就是以学校为单位了,你们想想五个高校的学妹啊,数就数到手软,绝对亮瞎你们的钛合金狗眼。

还没等我说完宋小君马上跳出来喊着:强哥,这样伟大的战役算我一个,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而且我无条件把所有岛国种子跟你分享以作报答。

回到元宝,高考前前我们约好了大学毕业后以后有机会一起写小说,一起创业搞文化产业,后来元宝“傍”上了煤老板成了土豪,很快相亲娶了一个贤惠的老婆,经常在朋友圈晒着他们四处旅行的照片。有些时候,我很想在底下留言:元宝,你还记得十字路口的夏雨荷吗?

哈哈。开玩笑,我想留言的是:元宝,你还记得那些彻夜谈诗歌的匆匆岁月吗?

元宝说记得,然后结尾不免补了一句,别要求那么高,年纪不小了,赶紧找一个暖床……

院长本名很女性化,所以我们都叫他院长,一般叫类似外号的人都是有一个非常值得炫耀的背景故事,比如蒋介石曾是黄埔军校的校长,所以很多学生都叫他校长。没错,院长同样也有一个媲美蒋校长的背景,它就是神经三院。

院长跟我无话不说,从顾城到前女友的内裤,从足球到自己被一个大妈夺走的“初夜权”。工作以后,院长是跟我聊得最多的同学,除了泡妞,当年我们并未曾约过做什么事,如今我们却约着以后一起合作做点事业,有时候生活就是那么有趣。

我问院长他们都结婚了,就剩我们了。院长说是说跟你一样。

我说,擦,难道你有人要了?

院长开始直播,之前交了几个女朋友最后还是没能走到一起,也开始相亲了。

我说,干,你也沦落到相亲的地步啦?

院长说不是,是去年有个亲戚给他介绍了一个女的,后来一直在集美创业都没见面,然后这个女的曾有几次跟他接触过,但是他自己都不知道。今年亲戚又提起这个事,院长说忙忘了,但是没想到亲戚说那个女孩子后来再也没相亲过,一直等着跟他。

生活就是那么奇怪,有时候绕了一大圈又回到起点,末尾,我欣慰地说院长:恭喜你啊,这次别告诉我内裤的颜色了,因为她将不是你的前任。

院长回了一个干。然后说,就剩下你了。

是的,所有中学时的死党,你们都步入婚姻殿堂,甚至有的成为爸爸,就剩下我了。

虽然很多时候我没法如期参加你们的婚礼,但我的祝福是真心的,祝你们生儿子都有小鸡鸡。

虽然我没人要,但请你们放心,我很好,就算是娶不到老婆也不会变弯。

你们也别在电话里老诅咒我娶不到老婆,小心你们生女儿!

其实,被催婚的我们都一样,关于过去和现在,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谁愿意孤独?一切回忆起来都是笑着哭。

我们都去过很多喧嚣的城市,看过很多繁华的风景,尝过很多味道的美酒,写过很多孤独的文字,却没有在最合适的年纪遇到最美好的人。想起来,真对不起列祖列宗。

也许,人生就像是一场孤独的战役,从头到尾遇到那么多人竟没有人陪到你走到最后,只有在最孤独和最无助的时候能不顾一切为你着想的才是最珍贵,中途离开的都是过客。

回头想想,有些时候,一个人、一碗面、一首歌也挺好的,回到最初的自己,你还是一个英雄。

迷失的早已迷失,相逢的总会相逢,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人为你而生。


城里月光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你要相信,这个世界总有一人为你而生
喜欢 (0)
[]
分享 (0)
木泽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