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素简小城,琳琅月光。重逢如昔,来日方长。请不必害怕,岁月会让你遇见更好的人。欢迎 点击加入电台听友群。
  • 重新定义生活方式,让每一刻陪伴更加温暖。Ctrl+D 快速收藏本站点。推荐使用火狐或者谷歌等主流浏览器访问本站。
  • 官网黄金广告位持续招商中,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详情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我们愿以最初的心走最远的路。

若把戏唱至词穷,能有几人听到曲终

今日发布 夏夏 4620次浏览 已收录 扫描二维码

092916o52apia7ghzaza5a



策划:墨书

主播:阿呆


若把戏唱至词穷,能有几人听到曲终

片头曲:黄阅——折子戏

插曲:信——北京一夜、李玉刚——新贵妃醉酒、W.K.——新霸王别姬、

后弦——西厢、河图——如花、河图——第三十八年夏至

片尾曲:鸦青——社戏

陈年旧信,眉笔轻描,镜中人依稀往日眉眼。花腔应和旧时陈曲,衣香鬓影可闻几声叹息。若白驹过隙太匆匆,愿听小楼西风又一曲。曾记否,台上人台下戏,妆浓衣重,婉转几时。有人说,听戏人听尽戏中悲欢,唱戏人唱出心中爱恨。殊不知软语温存,失了谁的心魂。

岁月沧桑,时光昏黄,当初唱着戏文妆半掩面的人们在记忆中沉睡,唯有妖娆的戏腔几经轮回仍未老去,今朝不见旧日戏台,眼角含情不见昔年旧人,我若把戏唱至词穷,能有几人听到曲终。

说起戏曲想必大家都不陌生,不论是秦腔京剧,还是黄梅戏梨园戏都是中华文化的瑰宝,而后人渐渐将它们融入到歌曲之中,或许,这不并是纯粹的戏腔,却仍诉说着惹人垂泪的故事。所以本期节目的主题就是那些戏腔中的旧人故事。

耳朵们如果有喜欢的戏腔歌曲,欢迎关注我们的官网,www.imoonfm.com,也可以关注新浪认证微博——月光浮屿网络电台,以及添加公众微信城里月光与我们取得互动。我想和你一起聆听声音和文字的魅力,那么就开始我们本期节目,由墨书策划的《若把戏唱至词穷,能有几人听到曲终》。

【信——北京一夜】

自古战争多亡魂,有人扬名史书,有人白骨一堆,可谁不是铮铮铁骨,保国安康。穿着腐绣盔甲的男儿你还记得家中日日盼归人的佳人吗,捧着褪色绣花鞋的老情人你还能听到远方刀戟的厮杀声吗,如今枯骨孤魂,你们还守着一扇门,用最近的距离诉说着千年的的守候。

每逢午夜时分,北京城繁华依旧,唯有地安门轻声慢语,怕惊扰了千年的魂。千年一约,千年独守,一门之隔,捉弄了有情人痴情心。幸好情到深处方成诗,等待成了习惯,眷念深至骨髓,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人来与不来已不再重要,因为你们都未入轮回,哪怕尘世寂寥,可心有所念就不是孤身一人。

你来我梦里,我去你心里,年年岁岁花不同,岁岁年年人依旧。

【李玉刚——新贵妃醉酒】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一听到这句话总会想起华清池的娇无力,想起酒醉而舞的霓裳羽衣曲,想起美人陨世的安禄山之乱,想起《长恨歌》所书的凄美故事。

有人说他们的爱情从开始就是错误,而情偏偏是这样,于人世中遇到对的人,做快乐事,不问是劫是缘。只可惜战乱年代红颜命薄,终是无缘与他霜白眉梢,魂归故里,又闻他涕不成声。

想来他们若能只如初见,何须长别作诀别,只是有情人太多难得眷属。爱恨两茫茫,问君何时恋,醉在君王怀,梦回大唐爱,这样的语句远比“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温柔得多,假使梦中佳人只是虚体幻影,这仍是一场不愿醒来的梦。

【W.K.——新霸王别姬】

天下几分,英雄争霸,红尘一遭,多少爱恨尽惆怅;生死相约,此生契阔,轮回几载,再与乌江岸边见。

每逢乱世总不缺英雄和美人,美人易逝,英雄长叹悲哉,可总有人命中注定,不愿她独在三途苦等,要陪她奈何桥上走一遭。此时又读《垓下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这样矛盾的感情出现在血战沙场的男儿身上,将豪气、苍凉和柔情完美结合,使之不忍想起那段伤心往事,然而每个人的爱情都有一番波折,相爱时在一起便是上天恩德,情深时离别也只能说是造化弄人,还好相逢之际,甚是欣喜,离别之时,定来世之约。

倘若你们来生相逢,再去乌江岸边找寻前世姻缘,愿你们一生一世一双人。

【后弦——西厢】

当时年少不知愁,故地重游,又添几多伤;曾记少年衣衫薄,物事人非,不见佳人笑。时过境迁,西厢还是初见时的模样,百花未败,花香浓郁,而少时的人们都已散落天涯,你看,这花开了又败,败了仍开,为什么离散的人们就不再回来了呢。假若时光不待人,为什么有人还做着十二年前的梦,路过西厢,小姐正在花中央,只可惜梦中过往只是南柯一梦。

不知是谁说年岁之间,必有得失,细想起来,十二年后的才高八斗终改不了少时一贫如洗。

总听人说,命理难求有缘无分,可这人海茫茫,能遇见怎不是缘分,只不过,情路坎坷,一个来的晚一个走的早,步履之间散了姻缘,可就算是这样,有缘的人总会再相逢。

【河图——如花】

回忆像是时光慢溯,音容宛在,人影模糊,辗转尘世悲欢离合,扶尺惊醒,又是谁的故事谁的泪。

杨柳绿了一年又一年,她站在小渡口,十八年温柔,他睡在明月楼。之后的好多年渡口依旧人来人往,良人打马而过,戏谈丰腴犹存,而她还在那里,看江水悠悠,等一个人。

又闻扶尺一响,眉梢如雪的她停在书中央,没人知晓她是否还在等,还是枯草长过了坟头。

都说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情深,怎奈如花美眷,终不敌世间繁华,那些年说过的誓言,不过是一梦黄粱。世间多是痴情人,往往有情总被无情扰,那些年华里错过的人,缅怀之后只能忘记。而有生之年,如果你遇到一个可以视你为血肉的人,不管怎样都不要轻易辜负。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说书人,他擦干眼泪,收起扶尺去了下一个村子,遥遥炊烟,他又想起了谁。

【河图——第三十八年夏至】

旧年往事,历历在目,浓妆淡抹,又是一出戏中戏;眉目掩去,好戏开腔,悲欢离合,又是一年花开时。世人多道戏子薄情,却不知薄情人多伤情,他演尽了悲欢无人相和的戏,烛火未明摇曳满地凄凉。

此去经年,有人皱了眼角,有人眉眼如初。时光来了又去,老旧唱机还在耳边作响,梦醒时分,又记起三十八年换君安好的承诺,如今天下太平,那人却再不问人间事。

每个戏子都知道,戏如人生,人生如戏,偏偏真真假假沉溺其中,不能自已。倘若弦索胡琴不能免俗的是死别生离,那帷幔缓缓合上盖住了多少风花雪月,若相爱的人不能白头到老,只愿岁月送他们一出折子戏,在最美的年华遇见心爱的人。

醉过方知酒浓,爱过方知情重。你在人世徘徊半生,总要尝过爱恨离愁,才懂得爱人不易。

你听,远方又传来戏曲的弦索声,深情妩媚的戏子又在唱着谁的故事,你若把戏唱到词穷,我愿陪你听到曲终。


城里月光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若把戏唱至词穷,能有几人听到曲终
喜欢 (38)or分享 (0)
夏夏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