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素简小城,琳琅月光。重逢如昔,来日方长。请不必害怕,岁月会让你遇见更好的人。欢迎 点击加入电台听友群。
  • 重新定义生活方式,让每一刻陪伴更加温暖。Ctrl+D 快速收藏本站点。推荐使用火狐或者谷歌等主流浏览器访问本站。
  • 官网黄金广告位持续招商中,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详情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我们愿以最初的心走最远的路。

煎饼侠:有梦想,谁都了不起

今日发布 故荒 4年前 (2015-08-05) 1717次浏览 已收录 扫描二维码

K7=sW7KrL7F



作者:大冰

主播:何夕


情义这东西,一见如故容易,难的是来日方长的陪伴。

能当上一辈子彼此陪伴的普通朋友,已是莫大的缘分了。

讲个普通朋友的故事吧。

其他圈子的朋友暂且按下不表,姑且聊聊娱乐圈的朋友吧。

我是个对所谓的娱乐圈有点儿成见的人。虽在综艺娱乐行业摸爬滚打十几年,但称得上好友的圈中人士却寥寥无几。好吧,说实话我看不太惯很多人身上的习气。

侯门深似海,娱乐圈深似马里亚纳海沟,沟里全是习气,深海鱼油一样,开水化不开。

明星也好,艺人也罢,有时舞台上的光鲜亮丽、慷慨激昂并不代表私底下的知行合一。

不是说他在屏幕里传递的是正能量,他自己顺手也就等于正能量。 不是说长得好看的就一定是好人。

古时候有心机的人在宫里,现在都在台里,什么样的环境体制养育什么样的英 雄儿女。

当面亲如手足,背后挖坑拆墙、下刀子、大盆倒脏水的大有人在,各种骁勇善 战,各种计中计,比《甄嬛传》厉害多了。

真相往往出人意料。

不多说了,天涯八卦大多是真的。

当然,凡事没有绝对,“贵圈”再乱也不至于洪洞县里没好人,能坐下来一起 喝两杯的人还是有的。

不多,只有几个。

其中有一个姓董,别人习惯叫他大鹏。 他是我的一个普通朋友。

十年前的初冬我认识的大鹏,他那时供职搜狐网,也做主持人。

他来参加我的节目,以嘉宾主持的身份站在舞台上。他捏着麦克风看着我笑,说:我听过你那首《背包客》,很好听……

彼时,在综艺行业里还没有多少人知道我的另一个身份是流浪歌手,我的歌百分百地地下,还没被大量上传到网上,只在藏地和滇(颠)西北一带小规模传播,这个叫大鹏的网络主持人居然听过,好奇怪。

我愣了一下,转移了话题。不熟,不想深聊。

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他也曾一度是个地下音乐人,自己弹琴自己写歌。

我那时也并不知道,他曾一度在塘沽码头上靠力气讨生活,经历过比流浪歌手更艰苦的生活。

那次我们的话并不多,录完节目各自回家,我唯一印象深刻的是,他对每一个工作人员都礼貌拘谨地告别,礼数丝毫没缺。

我们没留电话,没加 QQ,我没什么兴趣去了解他,人走茶凉式的工作交集而已。 职场不交友,这是不用多言的规矩,我傲娇,格外恪守。

再度有交集是在几年后,大鹏在网络上积蓄了一些人气,被人喊作“脸盆帮帮 主”。他正式入行电视主持界,接的第一档节目叫《不亦乐乎》,那档节目我 主咖,他是我的搭档之一。

那档节目是主持群的形式,主持人有四五个,大鹏在其中不起眼,他对稿子时 最认真,奈何综艺节目的场上随机应变是王道,他初入行,还不太适应,经常 插不上话。

这种情况蛮危险,电视综艺节目录制是高度流水线化的,节目效果比天大,任 何不加分的因素都会被剔掉,他如果不能迅速进入状态的话,几期节目后就会 被换掉,而且之后也不会再被这个平台的制作方起用。

当年的综艺节目少,每个台就那么一两档,而想上位的人却如过江之鲫前赴后 继,每个主持岗位都积压着一堆一堆的简历,竞争就是这么激烈。没人会刻意去照顾他,是留是走只能靠自己。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大鹏没被换掉。勤能补拙(桌),他语言反应不是长项,就着重表现自己的互动能力,什么丑都敢出,什么恶搞的项目都乐意尝试,慢慢地在舞台上站稳了脚跟。他还找来本子,把台上其他主持人的金句记录下来,慢慢咂摸。我翻过他的本子,里面也有我说过的话,一笔一画记得蛮工整。我说:你这么记录意义不大,场上讲究现砸现挂,语言点往往如电光石火,稍 纵即逝,很多话用过一次未必能再用。

他点头,解释说:我是想留起来,以后说不定用得上……

他用笨办法打磨自己的专业性,慢慢地,不仅话多了起来,且屡有出人意料的表现。那个主持团几次换人,他一直都没被换掉。

中国的综艺节目曾一度风行游戏环节,片面追求场上综艺效果,以出丑出糗博眼球。我的节目也未能免俗,记得有一个环节保留了很久,是让人用嘴从水中叼橘子。

水盛在大鱼缸里,满满的一缸,橘子借着水的浮力一起一伏,着实难叼,往往脑袋要扎进水里逡巡半晌方能弄出一个来。

主持团里的成员都不太愿意参与这个游戏,有的怕弄湿发型,有的怕弄花了舞台妆。镜头背后几百万观众在看着呢,舞台上很多话不能明说,众人经常推诿半天。

推来推去,推到大鹏头上,他硬着头皮上,一个环节玩完,现场观众笑得前仰后合,他从脑袋湿到裤裆。我注意观察他的表情,水淋淋湿漉漉的一张脸,看 不清上面的异样。导演事后鼓掌,夸他的效果处理得好,从那以后这个环节成了大鹏的责任田,固定由他负责完成。

换句话说,他每期节目负责把自己狼狈万分地弄湿一次,出糗一次,以换来观众的开怀大笑。

靠出糗,他立住了脚跟,一直立到那档节目停掉。节目录得频繁,那两年,大家几乎每周都见。

我慢热,他话也不多,合作了大半年才渐渐熟悉,也渐渐发现他和其他的同行不一样的地方。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但凡艺人出行都习惯前呼后拥,再小的“咖”都要充充场面带上个助理。

他却不一样,经常独自一人拖着大箱子来,独自一人整理衣装,再独自离去。 问他怎么自己一个人来,他说没问题我自己能行,摆那个排场干吗。

很多情况和他类似的艺人却不一样,他们宁可按天花钱,也要雇几个临时助理,有的还要多配个御用造型师。说是助理,其实大都只是个摆设。你是有多红啊,你是天王还是天后啊?你是要防着多少富有攻击性的粉丝,需要靠一堆助理来 帮你呼前呵后、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不过是来参加一档综艺节目而已,又不是奥斯卡走红毯、格莱美领奖杯。 那么担心跌份,有必要吗?

大鹏不花那个钱,也不怕自己跌份,这一点颇得我心,故而又多生出几分亲近。 有一个细节印象蛮深。有一回吃工作餐,组里同事搞错了,递给他的不是两荤 两素的盒饭,里面只有一菜一饭,他双手接过去,接得自自然然,吃得和和气气。 我要帮他换,他说太浪费了,别麻烦了。

化妆间不大,我们小声地对话,旁边还有几个嘉宾在大声说话,她们嫌盒饭太油腻,正指挥助理联系外联导演打电话叫外卖。

我那时候收工后约大鹏喝酒吃肉,去的都是小馆子。

不算怎么聊得来的朋友,基于工作关系的熟人而已,聊了几句工作后就没什么话题了。

我曾想和他聊聊我的另外几种生活,聊聊音乐和美术,丽江和拉萨……但这是个倡导努力奋斗、削尖脑袋往上爬的圈子,并不兼容其他的价值观,我拿不准 他的反应会是如何,于是作罢。

大家话都不多,只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有点儿像大学同学间的小聚会,不拘束,也不用刻意说些什么场面话,淡淡的,却蛮舒服。

一直吃到第六次饭的时候,他忽然问我:你还写歌吗?

我说:写哦!筷子敲在桌子上打拍子,我一唱就刹不住车。他一边啃骨头一边打拍子,手里也捏着一根筷子。

他给我讲了讲在吉林皇家建筑学院读书时组乐队的故事,我和他聊了聊自己的流浪歌手生涯。我那时才知道,录节目挣来的通告费他从不乱花,每次都会直接拿回家交给妻子,他的妻子是他的同学,和他一起北漂,一起养家。他随意提及这些琐事,并不展开话题,我却能揣摩出那份轻描淡写背后的艰辛。

京城米贵,居之不易,多少强颜欢笑的背后,都是紧咬的牙关。 他那时追求的东西还不是生活,而是生存。

共事了一年半时,有一天,大鹏差一点儿死在我面前。

那场节目的舞美道具出了问题,被威亚吊起的巨大的铁架子从天而降,正好砸向他。

万幸,老天爷开眼,铁架子中间有个小空间,正好套住他。 再往后 10 厘米,他必死无疑。

所有人都傻了,巨大的回声久久不散。

我扔了话筒跳下舞台要去打人,他僵在台上,颤着嗓子冲我喊:别别别……没出事。

他脸煞白,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

我眼睛一下子就酸了……唉,谁说艺人好当的。

那次风波后,我请他喝酒压惊,他给我看他刚刚出生的小女儿的照片,小小的一个小人儿睡在他的手机屏幕里,闭着眼,张着小嘴。

他说:……既然有了孩子,就要让孩子过上好日子。

他摘了眼镜,孩子气的一张四方脸,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像个已经当了爸爸的人。 每个硬着骨头敢拼敢搏的人都有个柔软的理由,他的那个理由是这个小姑娘。

从那次事件到今天也有好几年过去了,他的小女儿应该快上小学了吧,听说胖嘟嘟的,蛮乖。

女儿哦,香香软软的女儿哦,真羡慕人。

乖,长大了好好对你爸爸,他当年为了给你挣奶粉钱,差点儿被砸死在山东台1200平方米大的演播厅的舞台上。

这件事他一直没敢告诉你妈妈。

我见证了大鹏黎明前的一小段黑夜,然后天亮了。

我和大鹏结束合作时,他已经在数家电视台兼职了好几份主持人的工作,那是他最拼的一段时光。

我想,我知道他拼命努力的原因是什么。

天道酬勤,几年后他博出了一份企盼已久的温饱体面。拍电影、拍短剧、上春晚、出书……获得了苦尽甘来的掌声。

上亿人把他喊作“屌丝男士”。按照世俗的界定,他终于成功了。

人红是非多,他却很奇怪地罕有负面消息。

有时候遇到共同认识的圈中人士,不论习气多么重,都没有在背后说他不好,普遍的论调是:他不是一般的努力,是个会做事也会做人的人。每个人都是多面体,我和大鹏的交集不深,不了解他其他的几面,但仅就能涉 及的那些面而言,确是无可厚非。他是个好人。

不是因为大鹏现在红了,所以才要写他,也不是因为我和他是多么情比金坚的挚友。

我和他的交情并没有好到两肋插刀的境地。

从同事到熟人,当下我们是普通朋友,如果这个圈子有朋友的话。

之所以写他,只是觉得,一个如此这般的普通朋友,得之我幸。

这是个扯淡的世界,一个男人,在庸常的生活模式中打拼,靠吃开口饭谋衣食,上能对得起父母师长,下能对得起朋友妻儿,且基本能做到有节有度,实在已 是万分难得。

这样的人我遇见得不多,大鹏算一个。

能和这样的人做做普通朋友,不是挺好的嘛。

这两年和大鹏遇见的机会屈指可数,工作上早没了交集,但奇怪的是,关系却并未疏远。

他出书了,我去买上一本,再买一本,每遇到一家书店就买一本。我出书了开发布会,他请假跑来帮忙,事毕饭都不吃,匆匆返程赶场忙通告。我没谢他,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这句“谢谢”不用说出口。

我有另外一个普通朋友隐居在大理,名字叫听夏。

听夏曾说:普通朋友难当。今天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符合了他的观念,或者对 他有利,他就喜欢你,觉得你好。明天你不符合他的观念了,或者做了什么影 响他的事情,他就不喜欢你了,觉得你坏……世事大多如此,人们只是爱着自 己的幻觉,并四处投射、破灭、又收回。

结合听夏的话看看周遭,叹口气,世事确是如此。但好像和大鹏之间还未曾出现过这样的问题。

一年中偶尔能坐下来喝杯酒时,和之前一样,话不多。 没什么大的变化,除了大家都老了一点儿了。

我不勉励他的成功,他也不劝诫我的散淡,彼此之间都明白,大家都在认认真真地活着,都在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

这不就足够了吗?

废那么多话干吗?喝酒喝酒,把桌子上的菜吃光才是正事。普通朋友嘛,不评论不干涉不客套不矫情,已是最好的尊重。

我对普通朋友这四个字的理解很简单:

我在路上走着,遇到了你,大家点头微笑,结伴一程。

缘深缘浅,缘聚缘散,该分手时分手,该重逢时重逢。

你是我的普通朋友,我不奢望咱们的关系比水更淡泊,比酒更香浓。惜缘即可,不必攀缘。

同路人而已。

能不远不近地彼此陪伴着,不是已经很好了吗?


城里月光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煎饼侠:有梦想,谁都了不起
喜欢 (7)
[]
分享 (0)
故荒
关于作者:
有声之年,欣喜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