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素简小城,琳琅月光。重逢如昔,来日方长。请不必害怕,岁月会让你遇见更好的人。欢迎 点击加入电台听友群。
  • 重新定义生活方式,让每一刻陪伴更加温暖。Ctrl+D 快速收藏本站点。推荐使用火狐或者谷歌等主流浏览器访问本站。
  • 官网黄金广告位持续招商中,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详情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我们愿以最初的心走最远的路。

时烬年华倾覆,你是否遗失在孤海旷世,终归流沙。

今日发布 原穆 4年前 (2015-07-23) 2000次浏览 已收录 扫描二维码

TlRheFJjUDdyY0lJZVQ5MHpvaEpyMllVd1VnWjlEM3o



作者:原穆

主播:沐月


我活的越来越自给自足。以至于都失去所谓”慧眼”,去认同所谓世俗中大多观客趋之若鹜的对美好事物的“欣赏”。落榻于一座城市,起伏的昼夜与星稀的灯火是与我贴合最近的事物。它们让我熟悉和安稳。相对无言的见习沉默与自我循作是行走内心的一种潜有特质。这个世界都是有人演,有人说,从来不缺观众。浩瀚苍穹,万水千山。我赴约一趟生死,是为睁开眼能够活的明白,看的透亮。

疏离与靠近,都不曾有回响。你是否遗失在孤海旷世,终会平静的微茫。纷飞的候鸟,让人能一眼看到希望。宽阔的希望。我们与时光交涉拉扯,拔合撕裂。平凡的苦痛竟带不走一丝温柔,连爱恨这样屡被提及的字眼都变得愚钝麻木,被掏空的耐寒耐热,任经风雨。我很想问自己也问问别人:”到底人会怎样自我膨胀,为了那可怜的孤独血液灌输营养。“有时候,我看到一束光竟不笑会哭,是否是一种决绝的失望。对错都由自我承担。于是,动容的事物与存在都是仅有的创伤作祟。我们完全不需要生命狂放喧哗,就这样寂静生活。

也曾独自面对物是人非。人走茶凉。在所有试图清除的角色记忆里,我总能嗅到陈旧的味道。好比一座年久未修的老房子,一切都是那么暗淡又停滞。我时常会梦到自己来过一个从未涉及却似曾相识的地方,那里有人间。生物繁衍,人群拥挤,花草茂盛,晴日朗朗。还有懂得看风景的人。一切在梦中是那么和谐。醒来后却发现眼前的世界是如此混乱,复杂。人的存在感其实是一道最猝不及防,弱不经风的堆垒。当你湮没在人潮人海,你会屈服于它。为了证明自己不流于锋芒,你会用尽所有自身的资源去点缀,架设,唯一付出的代价就是显现出虚无和寂寞。

倘若人生的行径可以四通八达,我愿作那清晰分明的轨迹。在不同的结点为自己不同的情绪和情感妥帖安放。只有释放殆尽的狂热和收敛成冰的冷酷相遇,人的一生才会完全活在极端。处于所谓的平衡感中的一类人,大多都是拿捏安稳的一类。它们会表现自己,懂得顺势而为,这或多或少会让很多看客崇拜与追随。人最怕缺失信仰和主观,这是一种深刻的领悟。在我明白、懂得、适应生活的同时,我也早已成了精神的附加品。完全依赖于音乐、文字与感官。这已经成了我生活中密不可分的元素。若我沉睡,则一切都只是暂时隔绝。待我清醒,依旧是山河岁月。

我在写下这些之后,便像卸了一层铠甲。在黑夜的沉寂中,你会感受到一个通透的思想。它镇定肃穆,是经过时间的锤炼和洗涤后所形成的一种独特。它没有具象,没有参杂,没有渲染,甚至没有躯壳。只是一种流往。你不用讨好迷恋它,也不用摧毁厌恶它。因为就是这样,所以总能治愈人心。所谓生灵涅槃,人道往复其实就是难以解脱爱恨的苦。俯身望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座深渊。别去的太晚,留下不能回头的张望。我是眼睛,是皮肤,是鱼,是色彩。在肆意妄为里游荡,认知。若有人会和你一样看懂,我便没有辜负自己,抛弃生活。

听,窗外的风,像少女的吟唱。

你我,不过虚晃之间。在与不在,都自此离开。


城里月光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时烬年华倾覆,你是否遗失在孤海旷世,终归流沙。
喜欢 (16)
[]
分享 (0)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