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素简小城,琳琅月光。重逢如昔,来日方长。请不必害怕,岁月会让你遇见更好的人。欢迎 点击加入电台听友群。
  • 重新定义生活方式,让每一刻陪伴更加温暖。Ctrl+D 快速收藏本站点。推荐使用火狐或者谷歌等主流浏览器访问本站。
  • 官网黄金广告位持续招商中,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详情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我们愿以最初的心走最远的路。

烟火易碎,恩宠难回

今日发布 故荒 5年前 (2015-05-23) 1628次浏览 已收录 扫描二维码

6420663520150503103458078_640



作者:紫堇轩

主播:佳男


薛佳凝喜欢不良少年孙耀虎。

孙耀虎的生肖是猪,但他长得既不猪腰也不虎背,相反,他瘦得可怕。学校组织体检的时候薛佳凝偷瞄了一眼:一米八五的个,竟然只有一百二十八斤!

作为微胖界的薛佳凝羡慕嫉妒死了,在心里把这个怎么吃都不胖的人大卸八块完后丢进黄浦江喂鱼。

想想看,有个人比你矮三十公分,然后有同样的体重。换做你,你会不会正眼都不想扫一下她?

但七天后的大扫除,薛佳凝擦完黑板报从凳子上下来的时候脚底踩空,整个人以鸵鸟的姿态栽进了水桶里,把正擦玻璃窗的孙耀虎惊吓到了。他也脚底踩空,可人家本来就站在地上。所以他的下场只是扭到了脚。

是的,双脚踏地,只需踮起脚尖就能够到那块和天花板只有半米之距的玻璃。但薛佳凝没那么好运啊,她把脸从兑了颜料的水桶拔出来的瞬间,整张脸变成了调色盘。

这是她第一次丢脸丢大了,而且还是在孙耀虎面前。孙耀虎翘起那只受伤的左腿,单脚跳到她面前:“喂,只有这个了,别嫌弃。”

那是他已经擦过玻璃的抹布了。可是现在这个女生的脸比抹布还脏。

这个好心的举动被薛佳凝认为是挑衅,接下来她把自己手里那块黑板擦当做一张早餐煎饼,塞进了他张张合合的嘴里!

然后她逃跑了,不知道那个单脚跳的人是追不上,还是根本没追。回望来路空空的,一个人回家路上,薛佳凝心底居然有点失落,其实如果顺着水迹赶过来,他还是可以追上她的。

不不不,这根本就是受虐狂的思想吧!她赶紧跳上了公交车。

薛佳凝为这个壮举溜回家忏悔了整整三天。这三天,第一天她跟体育老师请假说生理痛,第二天她跟数学老师请假说亲戚住院,第三天她跟化学老师请假说晕血。但是,化学老师回了一句:“没事啊,我派最高的孙耀虎保护你!他腿长跑得快,你真晕倒了他方便把你送到校保健室!”

亏你想得出来!薛佳凝真是想给她磕几十个响头了。据说她的偶像是花炮始祖,唐代的李畋。她还有一套经典论调,说现代法律禁止燃放烟花爆竹那都是有悖精神文明建设的!没点鞭炮声哪叫过年啊,不给放了还不是照样雾霾!

等薛佳凝戴了帽子进实验室,她举目四望,没见到仇家。正想拍手叫好,身后有个声音冷不丁想起:“你来啦?”

回过头,在那个少年清澈的眼眸里,薛佳凝发现自己的倒影,她的鸭舌帽已经快被她拉低到下巴处了……

那场化学实验,薛佳凝和他早早解决任务,孙耀虎忽然拿出一把手术刀朝她逼近,逼近,目露凶光,在她几乎要喊救命的刹那开了口:“要不咱来解剖青蛙吧!”

田鸡?她看到他变魔术似的从抽屉里捞出一只田鸡。那是他在草地上抓获的战利品。

天哪,这个人,真的很有当杀人犯的潜质。没把她的小命咔嚓,真是业界良心了。薛佳凝一手冷汗,看他手起刀落,青蛙紧闭着的眼睛忽然睁开了,圆鼓鼓地瞪着他们。

“死而复生?!”

“嘘……只是被热晕了吧。”

中暑的青蛙被挖空内脏:“你看嚯,人家青蛙虽小五脏俱全,这是它的心,这是它的肺……不像某些人,没心没肺的。”

“呃,你还记得那事啊?”

“我记性是差,但我记仇。”

“对不起啊。”

“对不起不值钱。这样,你帮我把这个冤死鬼给埋了,这样它夜里才不会来找我算账。墓碑我也准备好了,拿去用吧。”

哪里是墓碑,明明是一根绿色粉笔!薛佳凝在日光灯下一看,原来上面雕了字呀:祝好教材永垂不朽。

哎,这个闪闪发亮的神经病。

神经病居然还说,从纹路来看,这只青蛙应该很老很老了吧,它作为青蛙王国的长老跟我们一起升学、听课,送走一拨拨人,是我们的同窗。

他们都是曾经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住校生。薛佳凝经常看到他跟一帮篮球队的球友打完球回来,卷起球服的下摆当扇子扇风,紧致结实的棕色腹肌形成一个“田”字。

也偶尔见到他们去第一饭堂打饭回来,他去抢别人的鸡腿。哦,那时候她不曾见过大世面,心目中所定义的不良少年,事实上就仅仅是这一种级别的坏蛋罢了。

是个绝世懒鬼,唯一一次见他去装热水,拎着热水瓶的拳头骨节分明,很是迷人。她是不折不扣无可救药的手控。

孙耀虎最离谱的一次,顶多也就是晚归,跟查寝的值勤员起冲突,砸烂了紧闭的铁门冲回去洗澡睡觉领个通报批评外加赔偿而已。

要是一直碰见下去,指不定会来个三百六十度大逆转,上演王子倒追胖妞的励志韩剧。

但没有。因为男女宿舍不再混居,而是新建一栋分开使用。这个意见是家长会上父母们提议的。现在的家长真不纯洁,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呀。

在落成之前,必须有一种性别的住校生先到校外住。也就意味着薛佳凝和孙耀虎中必须有一个人搬走。

拍毕业照那天,孙耀虎缺席。听说他不打算考试了,要跟堂哥去卖肉。

别想歪,是在人流量最旺的徐家汇菜市场卖猪肉。虽然他最爱吃的是鸡腿。

这就叫有缘无分吧。薛佳凝摆着僵硬的笑容,散场时带走一个空空的自己。不知道哪个可恶的家伙在校园广播点播了一首《世纪末烟火》,歌词特别催泪。

本来会是两个人/在这热闹的黄昏/手牵着手一路是美丽天色/河堤旁看烟火/蜂涌般的人群之中/头顶上璀璨的光芒/我们高高的举起双手好像/为幸福在吶喊/那一年的夏/牵你的手去看一场烟火/捂住耳朵你躲入我怀中/那些感动留在心中像一点光

她忽然很想告诉化学老师,原来,世界上最璀璨的烟火,是他转瞬即逝的笑容。发明花炮的李畋从坟墓里复活也没办法复刻混蛋的笑容。

再也看不到了。

而在烈士青蛙的墓碑上,如果当天薛佳凝没那么惊魂未定,如果她肯用放大镜看另外一侧,就会看到少年在另一边写的是,祝全天下最可爱的胖妞永不孤独。

虽然无法推测出,他是不是知道了那唯一的孤独,来源于身边无他。


城里月光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烟火易碎,恩宠难回
喜欢 (17)
[]
分享 (0)
故荒
关于作者:
有声之年,欣喜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