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素简小城,琳琅月光。重逢如昔,来日方长。请不必害怕,岁月会让你遇见更好的人。欢迎 点击加入电台听友群。
  • 重新定义生活方式,让每一刻陪伴更加温暖。Ctrl+D 快速收藏本站点。推荐使用火狐或者谷歌等主流浏览器访问本站。
  • 官网黄金广告位持续招商中,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详情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我们愿以最初的心走最远的路。

从前的我们,是永远不言好坏的

静语流声 故荒 5年前 (2015-04-08) 2302次浏览 已收录 扫描二维码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hb2 preset



作者:沈时书

主播:堇夏


大年初一,我们同学聚会。同窗分别三年后,再次见到内心里挂念的人。这是一种甚么感觉呢?感觉就像一场晴天与细雨交叠,这种舒畅却说不出口的缄默。难为的,总是那些打伞看日出的人。情感的诸多不适总是让人为难,就连双手的摆放也不知如何是好。在我看来,久别重逢就这点不好,谈天说地总是不能淋漓尽致,习惯性地留余地。像个七面玲珑的人,再也没有了从前的韵味。到了后来,我们一大帮人在饮酒,打牌,聊陈年凤楼的往事。十分尽兴,途中下了一拨细雨,淋湿了她弯弯的山水眉。屋檐上有穿堂而过的风,贴着春天里潮湿的哀艳。感觉就像——突然遇见了曾经很值得怀念的自己。

聚会上我又见到了阿霞姑娘,她还是一如从前,像朵百合般贞静。我这些年除了宝生外,交好的人便只剩下她一个了。席间同她饮酒,饮到尽兴处颇有一杯解千愁的滋味。其后,她同我说起曾经交好的人,很多都去了别处。为了三餐一宿奔波、劳碌。似乎都忘了从前了。阿霞在说这话时眼睛直勾勾的直视前方,有些许的失落。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才算是好的,所以我只能说:“不要怨,每个人都有他的难处,我也有的。我记得从前的我们,是永远不言好坏的。”

从前的事我都记得。但在毕业后我却一个人去了广东,找了份安逸的工作度日,除了闲时写一些小字外,没什么其他的追求。想起阿霞姑娘所说的‘友叛亲离’,我这大概算是一种吧。

我时常想要度过一个像样的人生,尽可能的锻炼自己的肌肤。我想要未知的疯狂,声色的张扬,刻骨铭心的恋爱等等,这一切都是在我这个朦朦胧胧的年纪里所期待拥有的。但现实的生活却是过得平庸与重复,使我憎恨。我认真地想了想,这大概算是文艺青年的‘作’吧,没来由的自我孤独与难以排遣的哀伤。其实比起生命里的丰盛与哀艳,这些都算不得甚么。正如三月的眉黛,四月的桃红……凡事都有它的脉络可寻。愿我们都能做一个明事理的人,识得不爱之慧。

在三月的一个好天气里,我去看陈喜拍写真,陈喜的摄影师不停地喊着:‘纯粹,纯粹’这一个词。陈喜在早春的阴冷天气里穿着及地的大红裙摆弄风骚,我左看右看,实在看不出所谓的‘纯粹’是何物。大概是生性笨拙,耳目所见的反倒是一些表面的、实际的东西。陈喜越发成熟的脸庞,涂着蔻丹色的指甲,小女人一举一动隐晦的妩媚。还有她一如既往的火爆脾气。我在心里默赞她:真是个生机蓬勃的妖精。

对了,陈喜是我读书时的同窗,后来一同毕业后她凭着姣好的面容兼职了平面模特,而我去了南方工作。大概是求学时两人共同的理想,我们才一直断断续续地都有着联系,没有互相断了音信。想来岁月的宽宏,没有使我们轻微的情意走失在庸碌的人潮里,算是件难得的幸事。下午陈喜拍完照片请我去饮茶,她小手细细长长的。然后,提起茶壶替我续了一杯茶。

我问她:“所谓纯粹,到底是甚么?”

她低着头静默,捧着茶杯,小口小口地斟酌着。

“在我看来:生活的纯粹,纯粹的生活。这大概是年少时才会有的状态吧。”

“也许是如何纯粹的去爱一个人。”她说。

我听后哈哈大笑,突然想起那日柳细细的脸,竟有片刻的失神。

透过茶楼的窗户,撇目见到远处卷起一阵风扫过苍翠的绿意,黄昏的日色柔和地铺满大地,使人昏昏欲睡。生命的折堕使人耿溺于此,像是遇见早春里刚醒来的冬眠。

柳细细。柳细细。

这是个像极了个江南水乡的名字。

年少的爱慕细长如斯,像一个人的独舞。我不知道喜欢一个人可以有多长久。但我记得一年级课上时,初见柳细细。她说:“我是柳细细,请多多关照。”那个时候她剪着齐耳短发,露出光洁的脖颈来,非常洁净。我不知道如何去形容她给我的感觉,只是觉得非常好看。后来我才明白我同其他人一样,重声色。再后来,我请柳细细去吃汤圆。十月天色微寒,我们还没吃完,汤圆便发硬了。然后我们又点了酒,就着发硬的汤圆吃。聊各自的囧事与黄段子,肆无忌惮的。情感的渐入佳境使我们觉得快乐,同百年老友般亲密。

老实说,柳细细长得这样本钱,所以她身边的追求者换得勤,我并不觉得意外。我见过她恋爱时声色张扬的样子,也知道她失恋后会淘淘大哭。但过后她依旧还是我行我素的样子,山水眉浓浓,甚是撩人的隐晦。爱一个人大概就是在你眼里她什么都是好的,我想我是真的喜欢极了她的眉,如一股化不开的浓墨。年少的爱意含蓄而耻于说出口,我就这样默默地喜欢了她许多年。喜欢一个人到不行的感觉是什么呢?——对我来说大概就是:在日光下读书,从而产生写作的欲望。

我们总有忘不掉的爱人,喝不完的烈酒与寻寻觅觅的人生。一生那么长,走马观花也算是快乐的一种。所以真的不必计较什么,因为每个选择都是自愿的。即便不读书不旅行不爱人,也不要被平凡琐碎的生活淹没。当一个人生活是常态,那么生命里的每一个好天气,都是你应得。

三月眉黛。我再次见到柳细细,如今的她已经长了一头长长的发,眉目也描成细细长长的柳叶眉,如同她的名字的一样。我们在三月里重逢,然后妥帖的问好、交谈,最后自然而然的分别。像生命里最初自然而然的遇见。但我想我明白:来日纵使千千阙歌,也亮不过今晚的月亮。


城里月光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从前的我们,是永远不言好坏的
喜欢 (13)
[]
分享 (0)
故荒
关于作者:
有声之年,欣喜相逢